博鳌亚洲论坛:亚洲减贫报告(70页).pdf

返回 相似
博鳌亚洲论坛:亚洲减贫报告(70页).pdf_第1页
第1页 / 共70页
博鳌亚洲论坛:亚洲减贫报告(70页).pdf_第2页
第2页 / 共70页
博鳌亚洲论坛:亚洲减贫报告(70页).pdf_第3页
第3页 / 共70页
博鳌亚洲论坛:亚洲减贫报告(70页).pdf_第4页
第4页 / 共70页
博鳌亚洲论坛:亚洲减贫报告(70页).pdf_第5页
第5页 / 共70页
点击查看更多>>
资源描述:
亚洲减贫报告 博鳌亚洲论坛 亚洲减贫报告 2019 序 言 X 第 1 章 导论 1 第 2 章 亚洲国家贫困现状 3 2.1 亚洲国家的收入贫困 3 2.2 亚洲国家的多维度贫困 8 第 3 章 亚洲国家发展与减贫不均衡 15 3.1 亚洲国家发展与减贫概览 15 3.2 亚洲国家发展不均衡 16 3.3 亚洲国家收入不平等 19 第 4 章 亚洲减贫的挑战 23 4.1 青年失业问题 23 4.2 营养不足发生率居高不下 25 4.3 基础设施与公共服务供给短缺 28 第 5 章 亚洲国家减贫成就与经验分享 31 5.1 亚洲国家减贫成就 31 5.2 亚洲国家的发展与减贫经验 33 5.3 东亚及东南亚部分国家的发展进程 37 第 6 章 中国减贫的成就与经验 41 6.1 中国减贫背景简介 41 6.2 中国 1978 年后的发展与减贫轨迹 42 6.3 改革开放发展性的扶贫实践(1978 年 -2012 年以前) 43 6.4 精准脱贫攻坚中国扶贫的新实践(2012 年 - 现在) 46 第 7 章 未来减贫措施与亚洲国家合作方向 51 7.1 未来减贫措施 51 7.2 亚洲国家合作的方向 52 目录 Contents 表 1 亚洲国家贫困发生率与贫困人口现状 5 表 2 亚洲国家人均国民收入 7 表 3 与人类发展相关的指标 9 表 4 亚洲发展中国家多维度贫困与国家收入贫困现状 11 表 5 亚洲贫困人口分布情况 13 表 6 亚洲国家底层 40 人口发展状况 18 表 7 按世界银行每天 1.9 美元贫困标准的贫困发生率与早期比较 32 表 8 按现行农村贫困标准衡量的农村贫困状况 47 表 9 精准扶贫以来贫困地区扶贫资金总额及结构变化 48 ist of Tables 表目录 L 图 1 亚洲(含太平洋地区)减贫趋势 5 图 2 亚洲多维度贫困发生率及城乡差异 12 图 3 亚洲发展中国家人均国民收入与多元贫困发生率 16 图 4 亚洲部分国家 2018 年经济增长情况 17 图 5 亚洲国家 2017、2018 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情况 18 图 6 亚洲国家底层 40 人口家庭人均支出与平均水平的差异 19 图 7 亚洲部分国家基尼系数 20 图 8 亚洲与非洲国家之间的人均 GDP 比较 21 图 9 亚洲国家失业率统计 24 图 10按联合国分类的部分亚洲国家示意图 26 图 11亚洲国家营养不足人口分布 27 图 12亚洲国家减贫效果 33 图 13发展中的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经济阶层和国家的人口分布, 2002 年和 2015 年国家人口的百分比 38 图 14中国贫困发生率随人均国民收入下降的趋势 42 图 15中国农村减贫效果 43 货币单位1 美元 ≈ 人民币 7 元 ist of Figures 图目录 L 亚洲基本情况与本报告所用国家划分标准说明 亚洲减贫报告中的分析是基于2019年8月份的可获得数据。 本报告中所涉及的国家分类包括 亚洲国家47个1阿富汗、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巴林、孟加拉国、不丹、文莱、柬埔寨、中国、格鲁吉 亚、印度、印度尼西亚、伊朗、伊拉克、以色列、日本、约旦、哈萨克斯坦、科威特、吉尔吉斯斯坦、老挝、 黎巴嫩、马来西亚、马尔代夫、蒙古、缅甸、尼泊尔、朝鲜、阿曼、巴基斯坦、巴勒斯坦、菲律宾、卡塔尔、 沙特阿拉伯、新加坡、韩国、斯里兰卡、叙利亚、塔吉克斯坦、泰国、东帝汶、土耳其、土库曼斯坦、阿拉伯 联合酋长国、乌兹别克斯坦、越南、也门。 亚洲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家4个日本、韩国、以色列、土耳其。 本报告所采用的亚洲次地区分类基本参照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分类,但不包括塞浦路斯。 亚洲低收入缺粮国家2 11个阿富汗、孟加拉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印度、吉尔吉斯斯坦、尼泊 尔、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越南和也门。构成上的变化包括巴基斯坦的退出和越 南的进入。巴基斯坦根据粮食净出口国标准毕业,而越南因为没有达到排除的三个标准而被列入名单。 亚洲内陆发展中国家314个阿富汗、不丹、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老挝、蒙古、尼泊尔、塔吉克斯 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亚美尼亚、阿塞拜疆。 亚洲最不发达国家49个阿富汗、孟加拉国、不丹、柬埔寨、老挝、缅甸、尼泊尔、东帝汶和也门。 采用世界银行最新的收入标准5,这47个国家中,除巴勒斯坦无数据外,可划分为 高收入国家11个巴林、文莱、以色列、日本、韩国、科威特、阿曼、卡塔尔、沙特阿拉伯、新加坡、阿 联酋; 较高中等收入国家15个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中国、格鲁吉亚、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伊拉克、约旦、哈 萨克斯坦、黎巴嫩、马来西亚、马尔代夫、斯里兰卡、泰国、土耳其、土库曼斯坦; 较低中等收入国家14个孟加拉国、不丹、柬埔寨、印度、印度尼西亚、吉尔吉斯共和国、老挝、蒙古、 缅甸、巴基斯坦、菲律宾、东帝汶、乌兹别克斯坦、越南; 低收入国家6个阿富汗、朝鲜、尼泊尔、叙利亚、塔吉克斯坦、也门。 1 中国领事服务网( 46 个国家,加上中国,共 47 个国家。 2 联合国粮农组织Low-Income Food-Defi cit Countries LIFDCs - List for 2018,HTTP//WWW.FAO.ORG/ COUNTRYPROFILES/LIFDC/EN/ Retrieved on 2019年7月22日星期一 3 参见联合国网站 http//unohrlls.org/about-lldcs/country-profi les/ 4 List of Least Developed Countries as of December 2018,http//unohrlls.org/about-ldcs/ 5 对于当前的 2020 财年,低收入经济体被定义为使用世界银行地图集方法计算的人均国民总收入在 2018 年为 1,025 美元或更低 ; 较低的中等收入经济 体是人均国民总收入在 1,026 美元至 3,995 美元之间的经济体 ; 中高收入经济体的人均国民总收入在 3,996 美元至 12,375 美元之间 ; 高收入经济体是 指人均国民总收入为 12,376 美元或以上的经济体。https//datahelpdesk.worldbank.org/knowledgebase/articles/906519 序 言 博鳌亚洲论坛是亚洲以及世界其他地区有关国家政府、工商界和学术界精英就亚洲以及全球重要事务进行 对话的高层次平台。论坛立足亚洲,面向世界,致力于促进本地区内和本地区与世界其他地区间的经济交流与 合作,促进亚洲和世界的共同发展。民生问题是论坛长期关注和讨论的问题。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 2015 年 和 2018 年博鳌亚洲论坛年会讲话中分别提到亚洲国家改善民生、消除贫困的任务依然艰巨,并倡导加强双边 和多边框架内的减贫等领域合作,通过迈向亚洲命运共同体,推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们编写和发布亚洲 减贫报告,旨在促进亚洲国家减贫经验的分享和在减贫及其相关领域的合作。 我们在亚洲减贫报告 2019中打破了亚洲次区域的限制,首次对亚洲全部国家减贫领域的现状进行了比 较全面的介绍,包括收入贫困和多维度贫困现状。按照每人每天 1.9 美元的贫困线标准,亚洲国家目前的极端 贫困发生率大幅降低,总体消除了绝对贫困,且趋势向好。亚洲国家在 1990-2015 年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过 程中实现了绝对贫困人口减半的目标,到目前一直保持良好的发展趋势,但是,亚洲国家在减贫领域也出现了 分化, 且贫困集中的现象明显, 大量贫困人口主要集中在几个国家。 因而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分目标1, 消除一切形式的贫困尚存在挑战。 发展与减贫不均衡主要表现在增长不均衡与分配不均衡两个方面。在经济增长方面,有国内生产总值增长 率超过 7 的国家,也有负增长的国家,各国的情况差异很大,出现明显的国家之间发展的不均衡势态。在收 入分配方面,基尼系数反映了一个国家内部的收入分配不平等,在国家之间,由于亚洲次区域差异甚至同一次 区域之间的资源禀赋、治理效果各不相同,因而国家之间存在的生产效率的差异,从而也导致收入差异也较大。 亚洲国家的基尼系数从 0.29 到 0.51 不等。亚洲国家之间的收入差异与非洲国家比较,性质不同。亚洲国家主 要是在发展中形成的不平等,而非洲国家主要是不发达导致的不平等。这是亚洲贫困的又一个明显特征。 在亚洲国家减贫面临的挑战方面,重点梳理出了包括与经济增长和减贫直接相关的就业、与人类生存与发 展密切相关的食物短缺以及基础设施与服务的提供三个方面。联合国秘书长 2019 年报告中指出“青年失业的可 能性是成年人的三倍”,高失业率是危及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和未来减贫的一大障碍,可以预见高失业率的国家 其青年人的失业率可能更高,对这些国家减贫将构成直接挑战。在粮食安全方面,各国营养不足人口的规模显 示出与贫困人口在国家间分布类似的情形 , 营养不足人口也显示出了高度集中的特征。目前亚洲营养不足人口约 为 5.26 亿人,主要分布在营养不足人口超过 1000 万人的 11 个国家,总人口 4.84 亿人,占总数的 91.84, 其余 4300 万人分布在其它(有数据的)32 个国家。其中印度与中国这两个人口大国占营养不足人口的 62。 粮食短缺国家除了内部因素以外,外部因素也有重要影响,除了战争与冲突以外,那些气候安全脆弱国家不得 不面对更加严峻的挑战。基础设施与公共服务的短缺主要表现在教育和医疗资源在城乡之间供给的不均衡、初 中教育完成率以及通电人口比例和城市用自来水人口的比例来衡量。那些基础设施落后以及社会服务供给短缺 的国家将在进一步减贫方面面临严峻挑战。 Ⅹ 在亚洲国家减贫成就方面,年度减贫表现最突出的前三位包括塔吉克斯坦(2.63 个百分点)、土库曼斯坦 (2.45 个百分点)和中国(2.33 个百分点)。另外,哈萨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年度减贫也在两个百分点及以上, 这样的减贫速度是前期亚洲国家减贫取得成功的基础。在亚洲国家减贫经验方面,重点梳理出了如下五个方面 1、和平的环境是发展与减贫的前提条件;2、产业发展与创造就业是减贫的直接驱动力;3、人力 / 社会资本的 效应(包括企业参与扶贫)是发展与减贫的根本;4、资金投入是减贫的必要条件;5、媒体宣传与全民参与发 挥了重要作用。在亚洲国家减贫与发展的路径方面,一般经历“发展落后摆脱极端贫困脱贫致富 逐步繁荣”这四个阶段,但也不能被这种路径依赖所束缚,马来西亚与韩国的案例表明,发展的核心是人力资本, 起始条件并非起决定性作用。 以促进减贫为重要标志的社会经济发展, 并不需要过分考虑太多的起始条件的作用, 中国的“一穷二白”的早期发展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总结中国减贫成就与经验 , 有两个重要时期 , 即发展减贫与精准减贫时期。在早期很长一段时间是靠经济增 长促进减贫,后期单纯靠经济增长来实现减贫时不能很好地发挥作用,应运而生的是“精准减贫”。精准扶贫 是在发展减贫过程中的政策累加而不是替代,原有的发展扶贫措施同时继续发挥作用,这样,在 2012 年以后 的扶贫实践突出了一个政策累加的效应,发挥了卓越成效。在发展减贫阶段的显著特征是农业驱动、工业化驱 动以及国家主导的、有计划、有目标的农村开发式扶贫实践,在精准减贫制度创新方面体现在如下方面第一, 扶贫领导机制和资源筹措机制创新,第二,直接瞄准贫困群体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识别机制,第三,确保扶贫效 果的精准施策,第四,扶贫方式的创新,第五,确保脱贫攻坚质量的第三方独立考核评估。 在未来减贫措施方面,结合发展方式与社会保护相结合的国际经验,提出四种减贫途径,即 1、确定通过快速经济转型消除农村绝对贫困人口的综合性战略; 2、发展农村地区; 3、采用合作方式来理解和解决多维贫困问题。 4、自下而上的举措 , 广泛调动社会群体的内生动力,提高群体的发展拥有感和获得感。 亚洲国家合作的方向 1、开展合作研究 2、创新合作领域 3、创新性扶贫政策合作 4、创新性减贫实践合作与人力资源培训 5、建立网络或通过平台开展序列性的研究和报告的发布 6、加强减贫与评级机构的合作 XI 第 1 章 导论 随着社会发展与技术的进步,贫困问题成为学界 和国际社会广泛讨论的话题。那么什么是贫困贫困 是如何度量的首先对减贫过程中的几个基本概念进 行简要介绍。 什么是减贫 按照联合国的定义,贫困不只是缺乏收入和资源 导致难以维持生计,还表现为饥饿和营养不足、无法 充分获得教育和其它基本公共服务、受社会歧视和排 斥以及无法参与决策 6。根据该定义,尽管没有陷入到 收入贫困,但定义中的非收入方面匮乏,也属于贫困。 贫困又可分为极端贫困 7(赤贫或绝对贫困)与 相对贫困。联合国(UN)在其 1995 年社会发展问 题世界首脑会议报告中将其界定为“严重剥夺基本人 类需求,包括食物、安全的饮用水、卫生设施、健康、 住所、教育和信息”。相对贫困是已经脱离了极端贫 困,但与其它收入群体比较处于贫困的状态。由此可 见,绝对贫困可以完全消除,比如中国将在 2020 年 消除绝对贫困。而相对贫困永远会存在,比如经济合 作组织(OECD)国家的贫困线设定为收入中位数的 50 或 60,采用这种形式界定的相对贫困永远都 不会消除。 6 消除贫困。联合国网站 https//www.un.org/zh/sections/issues-depth/poverty/。浏览日期 2019.7.25. 7 资料来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Extreme_poverty。 8 购买力平价是根据各国不同的价格水平计算出来的货币之间的等值系数。即一美元在一个国家购买的商品和服务与一美元在美国购买的商品和服务数 量相当。 减贫是通过采取一系列经济和人道主义措施,旨 在使人们永久摆脱(绝对)贫困的过程。减贫过程中 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哪些人属于贫困人口,也就是 贫困人口的识别。 贫困人口识别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首先,需 要确定一个贫困标准,也叫贫困线。一个国家需要了 解究竟有多少人口陷入贫困,这就需要有一个界定贫 困人口的标准。通常采用的贫困线标准是收入和消费 标准,世界银行采用 1985 年每人每天 1 美元(国际 购买力平价)8的最基本消费需求标准,界定极端贫 困人口,各个国家也参照世界银行的模式制定自己国 家的贫困线标准。其次,有了标准以后,再进行全国 调查,并按照这个标准计算出有多少贫困人口。虽然 已经知道一定年份的贫困人口数量,但随着时间的变 化,每年进行大规模的调查,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非 常昂贵,所以通常使用的方法是靠抽样调查。中国采 用抽样住户调查,其它有一些国家进行普查,像印度 采取的是 5 年一次的住户普查,在两次普查之间的收 入贫困线按照物价进行调整。再次,需要确定贫困人 口“在哪里”。即便有了全国的贫困人口数据,但还 是不知道贫困人口在哪里,在瞄准穷人方面需要在微 观层面上确定。中国目前采取的是精准扶贫“建档立 卡”的形式,巴基斯坦采取的是为住户打分的制度, 低于某一分值的确定为减贫对象。 确定了减贫对象以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减贫的基 本策略。减贫有两条路径,一个路径是消除绝对贫困, 要设定绝对贫困的标准(按基本生存需要设定),第 二个是缩小不平等、缓解相对贫困。消除绝对贫困与 缓解相对贫困的路径不同。绝对贫困主要反映的是整 个社会发展水平导致的收入低的问题,相对贫困主要 是收入和社会公共服务分配不平等问题。因此消除绝 对贫困在很大程度上需要有经济发展进步,而且要使 贫困人口从中受益;而收入不平等主要是在社会转型、 生产效率在不同地域、不同群体之间提高的幅度差异 方面导致的收入与社会服务供给差异,因而缩小不平 等、缓解相对贫困主要靠收入结构的调整,通过政府 政策调整来实现。 在不同的社会经济发展时期,减贫又分为有明确 目标的针对性的减贫与目标群体为绝大多数民众的间 接性减贫两种方式。 在贫困人口较少、贫困发生率较低的情况下,有 明确的针对目标和具体精准措施的减贫,通常称为直 接减贫。它包括两种方式 一是针对明确人口目标的减贫,比如最低生活保 障、异地搬迁、贫困家庭助学金项目等。世界银行所 倡导的“促进共享繁荣”,定义为促进每个国家最贫 穷的 40%人口的人均实际收入增长 9,这也属于直接 减贫的范畴。 二是针对明确区域目标的减贫,比如针对落后地 区的财政转移支付、区域开发式扶贫。这两种方式都 具有很强的目标针对性,属于直接减贫范畴。 另一种情况是,当社会经济发展程度较低,民众 生活水平普遍不宽裕,扶贫主要是通过包括就业、税 收等国家宏观政策的实施来促进人民整体生活水平的 提高。这属于间接减贫。 总结所有国家的减贫实践,可以发现所有国家都 普遍采用了间接扶贫,且在不同的时期,采用直接减 贫和间接减贫的可能会重合,上述三种方式在中国同 时存在。 9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全球贫困委员会网站 https//www.worldbank.org/en/programs/commission-on-global-poverty 亚洲国家什么时间消除极端贫困 联合国 2030 年可持续发展目标第 1 项提出,到 2030 年,在全球范围内消除一切形式的贫困,亚洲 国家也不例外,均希望在 2030 年实现可持续发展目 标,包括消除极端贫困。 本报告的目的 1、了解亚洲国家的贫困概况; 2、了解亚洲国家减贫的主要成果、政策和存在的 问题; 3、促进亚洲国家在减贫领域的经验分享与相互合 作。 本报告中所采用的分析方法及数据 来源 本报告中所采用的分析方法主要是比较分析,在 分析各国的贫困现状时,采用世界银行人均每天 1.9 美元和 3.2 美元购买力平价贫困线标准做统一比较以 外,还采用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进展报告中 的相关数据以及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多维贫困报告 中的有关数据。在分析各国减贫成就时,由于贫困数 据的不完整性或滞后性,本研究中除了采用世界银行 的国际购买力平价贫困标准以外,还采用各国自己制 定的贫困线标准进行了比较。 本报告的内容安排 1、导言 2、亚洲经济增长与减贫,介绍亚洲国家的经济发 展与减贫现状 3、亚洲国家发展与减贫不均衡 4、亚洲国家减贫困难 5、本报告的目的主要目的分享经验 6、亚洲国家相互合作的方向。 博鳌亚洲论坛 亚洲减贫报告 2019 2 第 2 章 亚洲国家贫困现状 衡量贫困通常使用贫困人口数量和贫困发生率两 个指标,都是在特定标准下识别出贫困人口。对于大 多数发展中国家而言,通常使用收入贫困指标。但在 收入指标不能全面反映贫困群体的总体需求或该指标 对贫困群体不敏感时,又采用多维度贫困指标或发达 国家采用的相对贫困指标。 2.1 亚洲国家的收入贫困 为了便于进行国家之间的比较,目前发展中国家 普遍接受世界银行确定的按消费支出计算的国际贫困 标准,而发达国家普遍采用收入中位数比例标准。 国际贫困标准按价格基期不同, 数值也有所不同。 以国际极端贫困标准为例,世界银行在1990 年世 界发展报告中采用了按 1985 的价格计算的标准, 为每人每天 1.O1 美元,这就是全球熟知的“1 天 1 美元”标准。世界银行后来更新了价格基期年份,按 1993 年价格为 1.08 美元,按 2005 年价格为 1. 25 美元,按 2011 年价格为 1.9 美元,年份不同, 标准的数值不同,但其仍为“1 天 1 美元”标准。随 着世界各地生活成本的差异不断变化,必须定期更新 全球贫困线以反映这些变化。新的全球贫困线使用最 新的价格数据,更准确地描绘了世界各地基本食品、 10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网站 https//www.worldbank.org/en/topic/poverty/brief/global-poverty-line-faq。 11 联合国 2019。2019 年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概况超越增长的夙愿(UNITED NATIONS Economic and Social Commission for Asia and the Pacifi c(ESCAP)2019. ECONOMIC AND SOCIAL SURVEY OF ASIA AND THE PACIFIC 2019 Ambitions beyond growth) 12 中国的贫困线测算方法与步骤可参见鲜祖德、王萍萍、吴伟(2016)中国农村贫困标准与贫困监测,统计研究第 33 卷第 9 期 2016 年 9 月。 衣服和住房需求的成本。换句话说,今天的价格 1.90 美元的实际价值与 2005 年的 1.25 美元相同 10。 国际贫困线反映了当地每日最低营养、衣服和住 所必需的收入或消费成本。根据低收入国家的国家贫 困线计算每天 1.90 美元 2011 年购买力平价,下同 是最低标准,生活在该贫困线以下的人被认为是“极 端贫困人口”,而根据中低收入国家和中高收入国家 的收入和消费水平计算的国际贫困线分别为 3.20 美 元和 5.50 美元。每天 1.9 美元的标准被广泛采用, 也称为“一般标准”,目的是在减贫过程中瞄准最贫 困的群体;每天 3.2 美元的标准也成为适度贫困线 (moderate poverty line)11,每天 5.5 美元的标准 用的较少。 贫困线的确定一般包括确定基本食物需求、确 定最低非食物需求线和确定较高非食物需求线三个步 骤。 各国分别参照国际贫困线标准制定了自己的贫困 线。比如中国农村贫困线 12“1978 年标准”指的是按 1978 年价格每人每年 100 元,这是一条低水平的生 存标准,是保证每人每天 2100 大卡热量的食物支出, 食物支出比重约 85%。“2008 标准”是按 2000 年 4 博鳌亚洲论坛 亚洲减贫报告 2019 价格每人每年 865 元,这是基本温饱标准,保证每人 每天 2100 大卡热量的食物支出,是在“1978 标准” 基础上适当扩展非食物部分,将食物支出比重降低到 60%。 可基本保证实现 “有吃、 有穿” , 基本满足温饱。 “2010 年标准”,即现行农村贫困标准,是按 2010 价格每人每年 2300 元,按 2014 年和 2015 年价格 每人分别为每年 2800 元和 2855 元,这是结合“两 不愁,三保障”13测定的基本稳定温饱标准。 在世界银行的贫困标准划分以外,尚有经济合作 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家自己的界定标准,即 按照家庭的可支配收入低于所有家庭可支配家庭收入 中位数的 50%,则确定家庭处于贫困状态。可支配 家庭收入按当期收入减去公共账户支出计算,如社会 保障、保险和税收。根据经合组织的标准,使用家庭 成员的数量来平衡家庭收入。这种界定很明显是把收 入最低的四分位家庭所占比例作为贫困发生率,而且 这种贫困永远存在,其目的是促更多低收入家庭向中 产阶级转移。 按收入贫困指标衡量,亚洲国家减贫总体趋势 向好。一方面,就亚洲地区整体而言,贫困人口主要 集中在东亚(数据中包含太平洋国家)和南亚地区, 按每人每天 1.9 美元的国际贫困标准,这两个地区 1990 年的贫困人口为 15.2 亿人,占全世界贫困人口 的 80.1,到 2015 年,贫困人口降低为 2.63 亿人, 占全世界贫困人口的 36,降低了 44 个百分点,年 均下降 2.93 个百分点(图 1,世界银行数据仅更新到 2015 年)。因而亚洲地区整体减贫趋势令人鼓舞。 另一方面,就亚洲国家而言,按照每人每天 1.9 美元 的贫困线标准,可持续发展报告 201914的最新数 据显示(表 1),亚洲国家目前的极端贫困发生率为 1.85,处于 2 一下,总体消除了绝对贫困,且趋 势向好。 根据现有贫困发生率与最新人口数据 15计算现 有极端贫困人口 16为8112万人左右。这与非洲国家绝 13 “两不愁、三保障”是指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有保障。 14 Sachs, J., Schmidt-Traub, G., Kroll, C., Lafortune, G., Fuller, G. 2019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Report 2019. New York Bertelsmann Stiftung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http//unsdsn.org/resources/publications/sustainable-development-report-2019/ 15 世界人口展望 -2019数据手册“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2019 Data Booklet. https//population.un.org/wpp/Publications/Files/WPP2019_ DataBooklet.pdf 16 该数据是利用全球可持续发展报告 2019的贫困发生率与人口数计算得出。原报告中未提供贫困人口数量。 17 Yusi Ouyang, Abebe Shimeles, Erik Thorbecke(2019). Revisiting cross-country poverty convergence in the developing world with a special focus on Sub-Saharan Africa. World Development 117 2019 13–28. 对贫困人口在此期间不降反增形成鲜明对比。 但是,亚洲国家在减贫领域也出现了分化。这种 分化有两个主要特征 首先,就亚洲地区整体而言,与撒哈拉以南非洲 国家之间的贫困趋同 17 现象不同,亚洲的贫困表现出 了跨国之间贫困分化的特征,即不同国家之间的贫困 发生率与表现不一样。例如,同样是在南亚这个普遍 认为贫困发生率较高的地方,不丹的绝对贫困目前已 降为零,这与不丹国家政府追求的幸福生活涉及到多 元贫困的维度有关。这也反映出亚洲国家在发展过程 中“争上游”的一种趋势。目前亚洲国家的极端贫困 发生率范围在 0-33.86 之间不等。其中有五个国 家在此标准下的贫困发生率为零,这五个国家分别是 土耳其、 阿塞拜疆、 泰国、 马来西亚和不丹。 可以看出, 这五个国家分布在亚洲除了低收入国家以外不同的收 入群组,即反映出在不同收入群组中的不同的减贫进 展,而不是国家之间的贫困趋同。 其次,亚洲的贫困表现出贫困人口集中的现象, 即目前的贫困人口主要集中在某几个国家,这与非洲 跨国家之间贫困人口几乎均匀分布形成鲜明对比。亚 洲高收入国家的极端贫困发生率最低,为0.36, 该比例在中上等收入国家为0.23,中下等收入国 家为3.2,低收入国家最高,为6.94。就人口数 量而言,极端贫困人口主要集中下等收入国家,占 91.31,其次是中上等收入国家,占5.01。极 端贫困人口超过千万人的国家有3个,分别是印度 (3890万人)、印度尼西亚(1183万人)和孟加拉 (1181万人);人口超过百万人的国家还有6个,分 别是菲律宾(438万人)、中国(344万人)、巴基 斯坦(217万人)、尼泊尔(205万人)、乌兹别克 斯坦(203万人)和缅甸(157万人)。其它国家均 在百万人以下。 5 第 2 章 亚洲国家贫困现状 当贫困发生率的标准由每人每天 1.9 美元提高到 3.2 美元时,高收入国家和部分上中等收入国家(阿 塞拜疆、泰国、马来西亚、黎巴嫩、哈萨克斯坦、土 库曼斯坦)的贫困人口变动幅度不大,即在 1.9-3.2 美元这个标准范围内,贫困人口变动不敏感,具备良 好的发展基础。 在部分上中等收入国家,当贫困标准由 1.9 美元 提高到 3.2 美元时,高贫困线下的贫困人口变为低贫 困线人口的至少 5 倍以上,比如中国,由 344 万人 上升为近 3600 万人(是前者的 10.46 倍)。在下中 等收入国家,同样存在类似现象,比如印度,贫困人 口由 3900 万提高到 3.74 亿人(是前者的 9.38 倍)。 说明这些国家的适度贫困人口数量随着贫困标准的提 高敏感度也大幅提高。 0 200 400 600 800 1000 1200 1400 1600 1800 2000 1990 1993 1996 1999 2002 2005 2008 2010 2011 2012 2013 2015 贫困人口(百万人 a 东亚与太平洋地区 南亚 撒哈拉以南非洲 其它地区 1520 (80. 1) [值] (36) 0 200 400 600 800 1000 1200 1400 1600 1800 2000 贫困人口(百万人) b 东亚与太平洋地区 撒哈拉以南非洲 其它地区 图 1 亚洲(含太平洋地区)减贫趋势 资料来源根据世界银行 PovcalNet 网站 18 数据绘制。 表 1 亚洲国家贫困发生率与贫困人口现状 国家 2019 年人口每天 1.9 美元标准每天 3.2 美元标准 千人 贫困发生率() 贫困人口(千人) 贫困发生率() 贫困人口(千人) 高收入国家2758380.369870.641758 以色列85190.24200.6455 日本1268600.526600.68863 韩国512250.502560.66338 土耳其83430000.53442 18 网址http//iresearch.worldbank.org/PovcalNet/povDuplicateWB.aspx 6 博鳌亚洲论坛 亚洲减贫报告 2019 新加坡58040.88511.0561 中上等收入国家18125720.2341652.5646447 阿塞拜疆100480000 泰国69626000.017 马来西亚131950000.0226 黎巴嫩68560.0210.064 哈萨克斯坦185510.0120.1324 土库曼斯坦59420.0320.4326 中国14337840.2434412.5135988 伊朗829140.141163.22653 亚美尼亚29580.89268.42249 马尔代夫5311.4988.8347 约旦101020.737413.081321 伊拉克393101.2649515.526101 中下等收入国家23689353.207589125.57605788 越南964620.747144.284129 蒙古32250.32104.33140 斯里兰卡213240.32688.871891 不丹7630012.0492 柬埔寨164870.203312.722097 格鲁吉亚39973.2713114.28571 吉尔吉斯斯坦64160.956117.051094 缅甸540452.91157318.129793 巴基斯坦2165651.00216622.0947839 菲律宾1081174.05437923.5325440 印度尼西亚2706264.371182623.6764057 乌兹别克斯坦329826.15202827.138948 印度13664182.923989927.38374125 孟加拉国1630467.241180537.9161811 老挝716910.6176139.062800 东帝汶129333.8643874.36961 低收入国家299026.94207432.839816 塔吉克斯坦12931.782312.83166 尼泊尔286097.17205133.739650 总计44872471.858311814.79663809 资料来源根据可持续发展报告 2019和世界人口展望 2019数据手册数据整理。 7 第 2 章 亚洲国家贫困现状 由此可见,亚洲国家的绝对贫困人口出现了大幅 度的减少,也在全球实现千年发展目标过程中做出了 成就,且为未来减贫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同时也要注 意到,亚洲总体情况向好的前提下,有些国家还有相 当数量的绝对贫困人口,也为未来消除绝对贫困人口 提出了挑战。 总体上,贫困与国民收入密切相关,为了很好了 解不同国家的收入状况,需要对不同国家的人均国民 收入做一简要介绍。 2.亚洲国家的人均国民收入 亚洲国家在近几十年来经济发展取得了显著进 步,人均国民收入有大幅提高。按照 2018 年的数据, 目前有高收入国家 11 个,中上等收入国家 15 个, 中下等收入国家 14 个和低收入国家 6 个(表 2), 不断有国家从低收入向中等收入国家迈进,出现了亚 洲国家在人均国民收入方面“争上游”的良好局面。 这与非洲国家目前仅有一个高收入国家(塞舌尔)形 成鲜明对比。 然而,具体到每个国家,出现亚洲国家的人均纯 收入也是高低不均,国家之间的发展相当不平衡,出 现严重分化的势态。最高值为卡塔尔 61190 美元,最 低值为阿富汗的 633 美元,均值为 12103 美元,介 于阿曼和马来西亚之间的水平;中位数为 4220 美元 / 人,介于亚美尼亚和约旦之间的水平。最高人均国民 收入(卡塔尔)是最低人均国民收入国家(阿富汗) 的 92.3 倍,是中国的 6.5 倍。上中等收入中的马来西 亚的人均国民收入是阿富汗的 15.8 倍。这一差距也显 示了在亚洲国家之间的人均国民收入不平等现象。 表 2 亚洲国家人均国民收入 单位2018 年现价美元 编号国家人均国民收入 编号国家人均国民收入 编号国家人均国民收入 高收入 12376 及以上16哈萨克斯坦7,83032越南2,400 1卡塔尔61,19017黎巴嫩7,69033印度2,020 2新加坡58,77018土库曼斯坦6,74034乌兹别克斯坦2,020 3日本41,34019泰国6,61035东帝汶1,820 4阿联酋41,01020伊朗5,47036孟加拉国1,750 5以色列40,85021伊拉克5,03037巴基斯坦1,580 6科威特33,69022亚美尼亚4,23038柬埔寨1,380 7文莱31,02023约旦4,21039缅甸1,310 8韩国30,60024格鲁吉亚4,13040吉尔吉斯斯坦1,220 9巴林21,89025斯里兰卡4,060低收入 1025 及以下 10沙特阿拉伯21,54026阿塞拜疆4,05041塔吉克斯坦1,010 11阿曼15,110中下等收入 1026-399542尼泊尔960 中上等收入 3996-1237527印度尼西亚3,84043也门960 12马来西亚10,46028菲律宾3,83044阿富汗663 13土耳其10,38029蒙古3,58045叙利亚- 14中国9,47030不丹3,08046朝鲜- 15马尔代夫9,31031老挝2,46047(巴勒斯坦)- 资料来源根据世界银行数据整理 2019。 备注伊朗数据为2017年数据, 其它均为2018年数据。 叙利亚的数据为2007年的数据, 未包含其中。 朝鲜和巴勒斯坦无数据。 8 博鳌亚洲论坛 亚洲减贫报告 2019 总之, 尽管亚洲在经济发展方面取得了显著进步, 然而在整个发展过程中,中低收入国家需要继续努力 发展经济,促进人均国民收入的进一步提高,并在提 高最底层 40 人口收入方面做出极大努力,才能实 现共同繁荣,避免落入“中等收入陷阱”。 2.2 亚洲国家的多维度贫困 贫困的多维度性提示我们,除了收入以外,基础 设施与社会服务的提供是以人为中心的减贫所必须密 切关注的指标
展开阅读全文
收藏
下载资源

加入会员免费下载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8-2013        长沙景略智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湘ICP备17000430